拳皇98ol魅不知火舞是什么魂|拳皇98ol血脉搭配|
主页唯美散文亲情散文
文章内容页

熙熙攘攘中我在寻找,寻找那一米阳光

  • 作者: 浩
  • 来源: 美文社
  • 发表于2019-05-13
  • ?#36745;?#35835;
  • 每当太阳从东方升起,我便拉开窗帘,让远方温暖的阳光透过我破碎的窗子照进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,照进来的阳光点亮了差不多一平方米的位置,却让我感到蓬荜生辉。我一直纠结要不要打开窗帘,得到了阳光,却解不开迷惘,关上了窗,?#30452;?#24863;绝望。

    已经身无分文的我加上?#29616;?#30340;腿伤实在不想再做任?#38382;?#24773;,索性就一个人在这座小村子里面虚度光阴。

    这座烟台?#35760;?#30340;小村子总让我想到陶渊明笔下的?#30701;一?#28304;记》:

    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缘溪?#26657;?#24536;?#20998;?#36828;近。

    忽逢?#19968;?#26519;,夹岸数百步,有我给你种的橘子树。

    (*正解: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)

    我总开着门出去转上几个钟头,回来后会发现放在床上?#37027;?#24182;没有人动过,“夜不闭户路不拾遗”大概就是这座村子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  房东家有个孩子,我从没有见过面、

    房东是村子里面最有钱的人家之一,月收入2500元左右,您别笑,要知道,这个村子的人居年收入不过四五千元。

    可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,就这样一个远离喧嚣都?#23567;?#29978;至远离过多名利的小村落,谁会想到内部竟然别有洞天。

    村子里一共?#20852;?#20010;湖,姿态各异,风景不同,村子后面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山地,?#20174;置?#26377;都被开荒种田使用。第一个湖子在村口处,四面?#21152;?#39640;高的树以供大家茶余饭后散步消食乘凉,剩下的三个分布在村子里面,一个总有天鹅鸭子鸳鸯戏水,另一个与其说是湖不如说池,因为总长满了荷花,最后一个足有百平大小,有一?#25991;?#26725;通往湖中心的小亭子,木桥旁边还有一辆废船,总有村民在这里垂钓,倒让我想起了柳姥爷的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。这个湖旁边有几个大的笼子,里面有孔雀、刺猬等动物,倒也是一个小型的动物园。

    这是一座貌不惊?#25628;?#19981;压众的村子,里面?#20174;?#19968;个大大的广场很许许多多的锻炼器材,村子四处都种满了花,种类竟多达四十余种。

    在21世纪一个月如果只赚两三千块钱你能做什么?

    至少在这里,你可?#26434;?#26377;免费的动物园植物园入场券、跟永远“悠然见南山”的畅快,以及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随性。

    我?#31859;?#25105;的笔记本走到了广场后面,那里有一个秋千,我总一个人坐在那里荡来荡去。

    外面的阳光?#25925;?#19981;如家里的好,有点炙热难耐,一米的阳光最好,哪怕点不了希望,起码不会让人绝望。

    耳边有和煦的风悠然地刮过耳?#24076;?#28246;面反过来五月的艳阳,让我?#34892;?#22836;?#25991;?#30505;,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

    不远处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走了过来,走到了我旁边。

    “嗨,听?#30340;?#26159;在我们家租房子的小苏?”

    我撇了撇嘴:“小?#25214;?#26159;你叫的啊?我肯定比你大啊。”

    “好好好,苏哥哥,行了吧。”

    “恩。真乖,你?#21069;?#23016;家孩子?看起来十六七岁了吧。”

   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,又问我:“我妈?#30340;?#26469;这边是找亲戚玩一阵的,但我觉得你不是,你没有家了对么?”

    我不知道该笑她的童言无忌?#25925;?#21388;恶她的不善言?#26657;?#27498;头说道:“?#22253;《园。?#25105;是没家了。”

    “恩,我?#21069;?#19968;个男同学也没有家了,他妈妈肖林跟他?#32844;?#38472;子凡早就离婚了,所以他就总一个人玩,也不太会跟人相处,但我觉得他人不坏,甚至很多事情我觉得他?#32676;?#22810;人都要好,我很?#19981;?#36319;这有的人交朋友。”

    那种感觉?#25925;?#25105;曾经历过的,双亲的家庭喜悦各有不同,无亲的孩子悲伤大同小略。

    “你叫什么?”

    “马丹。”

    我白了她一眼:“不要骂人,‘妈蛋’这样的话并不好听,从小就要……”

    “我是说我的名字是‘马丹’!吁吁,那个马,丹,于丹的丹。”

    我别过头偷笑了一下,看来真是步入了中年,耳朵都不好使成这样了。

    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,四周只剩下了知了的聒噪,我实在热得受不了了,忙问她:“马丹,你不觉得?#35753;矗?rdquo;

    她的话让我?#34892;?#23849;溃:“呀,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这句话的?我就是觉得跟你坐一起聊天突然走了会很奇怪等你觉得要走了再走,因为知道,不正常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都?#19981;?#38451;光?#20174;?#20869;心敏?#23567;?rdquo;

    眼前这个小我几岁的女生一副?#21040;?#30340;口吻实在让我不爽,我走在前面打算去湖中心的亭子坐会儿,她也跟了上来。

    旁边有几个天鹅正在那互相蹭脖子。

    “哥,你说这几个是天鹅?#25925;?#40517;?”

    “天鹅吧,不能飞起来就是鹅,天鹅天鹅,所?#38405;?#39134;起来,天使天使,你听说过屎能飞吗?不能,但是天使就可以飞。”我觉?#31859;約和?#28982;发现了新大陆,对不起天使的同时想到了语文老师,便又觉得倍感自?#28291;?#24819;到自己放弃了学校,又?#34892;?#24774;怅地感慨道,“?#34892;?#20107;情是一生下就注定好了的,别人呱呱坠地便拥有的可能恰是你穷极一生的追求。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不是她经历了什么,而是,她本来就是一?#35805;?#22825;鹅。”

    马丹开心地笑了:“小哥哥真逗,说话一套一套跟谁学的呀?”

    我打趣了回去:“我这不刚跟你学的吗?”

    马丹捡起亭子地面上的一块石子朝那几只天鹅扔过去,她们却嘎嘎嘎地游开了,这让我?#34892;?#23604;尬,恨不能用根棍子打在这帮鹅的屁股上,冲她们叫喊:你们要好好学习好?#27599;词椋?#20174;小就多报补习班,你们要考四六?#38203;?#31119;雅思,你们要考研考博甚至去留学,因为只有这样,你们才有一天能学会?#19978;琛?/p>

    后来查了资?#24076;?#25105;才知道家禽的鹅也?#33618;?#39134;,不过飞不高,却也飞不远。

    湖旁边笼子里的孔雀突然开?#20142;耍?#25105;走过去刚打开手机相机打算拍照她?#20174;?#25910;起了尾巴,嗷嗷地叫唤了起来,神气极了。

    “你多孤独啊,一个人在这里,没有期待也没有希望,何处才是你的远方,何处才是你的方向?”

    旁边的马丹问道:“哥,什?#35789;?#23396;独啊?”

    “孤独?”我在心里回味着这些年的一些孤独,“孤独啊,也许是一种强大,也许是一种懦弱,懦弱的人不一定都孤独,但强大的人一定不害怕孤独。”

    “我还不太明白呢?”

    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小学的很长一?#38382;?#38388;里每次下课都蹲在走廊外面墙根下面玩石头,而其他同学就很容易打成一片,又想到后来自?#33655;晕?#22823;点,企图?#27809;?#20247;取宠来让大家关注自己,却发现适得其反,到了高中也因为人缘不好而总被怀疑,直到后来出来了,一个人流浪,我才懂得,孤独与孤独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哪怕全世界以你为耻,你也要以?#20309;?#33635;,要有光要发亮,不断努力着,你便不会一直孤独着。

    我朝她笑了笑,抬手刮了刮她的鼻梁:“你问题还真不少呀,孤独呢,就是你有家我没?#26657;?#20320;有家人我也没?#26657;?#20320;有朋友我更没?#23567;?#26377;的人一辈子都没有感到孤独,她的身边都在欢呼,而有的人一生都在饱尝孤独,不被这个世界的任何所注目。”

    “丹丹,丹丹?”

    这么大嗓门,除了我那房东岂能有别人?

    她找我挥了挥手,我点头示意,目送她离开,这个小?#23601;罰?#20877;问下去我都能写一篇?#23567;?#19968;米阳光》的短篇小说了,算了算了,孔乙己说得好:“?#26149;?#21705;?不写也。”

    (*正解:原句“多乎哉?不多也”,取自孔子的《论语》吧好像,后来被鲁迅这孩子拿去用在孔乙己身上才流传开)

    我一直相信地平线那一段不是山不是海,而是太阳的家,而这一边是他的奔波于生活,但他与我们迥然不同,至少每天都会回家看看。流浪后发现最好的方向便是有了一个坚定的理由不再流浪,而且定居的地方洒满阳光。

    夜?#21796;?#20020;,湖面上的月亮摇摇?#20301;?#20687;个酩酊大醉的壮?#28023;从?#22312;水波荡漾下变得?#34892;?#27169;糊,?#36335;?#19979;一秒就要消失了,怎么着,这位姓月的哥们你喝多酒驾了吧?

    我该去哪儿,我该干什么,我不知道,更不想知道,我已经麻痹到思考这些问题也痛苦不已,突然想起了一首很?#19981;?#30340;歌,便对着这潭不知深浅的湖水唱了起来:

    就在这个黑暗的世道

    我在一个阴暗的小道

    没有温暖阳光的?#25214;?/p>

    周围一切静静?#37027;?/p>

    ……

    不想看到

    不想知道

    周围一?#26032;?#24930;的变老

    ?#20852;?#30693;道

    ?#20852;?#28902;恼

    熙熙攘攘中我在寻找

    ……

    唱着唱着就哭的不能自已了,我不就正在这条阴暗的小道上兀自寻找?

    “哟,谁家的小姑娘哭了呢?”

    不知道这阴魂不散的小?#23601;?#20174;哪儿冒了出来,我别过脸?#20142;?#25830;泪水。

    马丹?#22120;?#19968;笑,试图?#32654;?#31505;话缓解我的难过:“哥,你不要这么难过,大老爷们哭个什么劲儿,今天,天地作证,苏轼老大,你老二我老三,我们三结为异性兄弟,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你?#20154;溃?#33487;二哥你看怎么样?”

    “照你这么说,加上苏武、苏秦、苏有朋、苏?#30505;?#21681;们七个只记得去救爷爷跟穿?#37066;?#24471;了。”

   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哥,你虽然不怎么会说话,但是估计?#28304;?#37324;有很多想法,平时肯定总写小说吧?”

    “小说?那是什么,我不知道,不会写,没听过。”

    她“哦”了一声,坐在我旁边轻轻地吻了我的脸颊:“?#32654;玻?#20320;不算孤独了啊,哥哥你有我呢,有我陪你呢。”

    我突然有点感动,?#20174;?#23475;羞,别过?#24120;?#30475;着湖面上那?#32622;?#26376;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终于,湖面上的光刺眼到让我睁不开眼睛了。

   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现在正日上三竿,我一个人正坐在秋千上,旁边没有任何人,只有那个我刚刚带出来的本子,于是我带好笔记本一瘸一拐地回了屋子,将窗帘拉上再拉开,再次拉上拉开,终于,那个破旧的窗帘在我粗鲁的蹂躏下坏掉了。

    我一把扯下窗帘,涌进来的阳光,恰好点亮了一米的平方。

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本文标题:熙熙攘攘中我在寻找,寻找那一米阳光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hdejk.icu/article/64333.html

      拳皇98ol魅不知火舞是什么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