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皇98ol魅不知火舞是什么魂|拳皇98ol血脉搭配|
主页美文欣赏幸福美文
文章内容页

假如虚度了冬天和春天,夏天会使人感到无知的风雨飘摇

  • 作者: 浩
  • 来源: 美文社
  • 发表于2019-05-26
  • 被阅读
  • 浅灰色职业套装,手捧花篮,满天星的花枝点缀着我的脸。我妆容精致、面无表情,我问他:“帅哥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    很久以后,廖远这样叙述我留给他的第一印象。

    那是六月的一个下午。刚结束在五星酒店举行的客户答谢活动,会场只剩下我和总监负责善后。当然了,总监负责指挥,我负责动手。

    整理好办公用品,我们正准备离开时,总监提醒我,主席台上的花篮可以带走。

    哪有女孩不爱花呢?即便人人都说我是个假小?#21360;?#25105;?#27426;?#25554;花,但以常人的审美来看,那花篮是极美的。花瓣上的露水是活动前特意洒上去的。纵使不解风情,我也被那或百花吐蕊、或含苞待放的花蕾深深地吸引着,不忍心弃他们于不顾。

    路上我就后悔了。晚上参加公司的庆功宴,不知道要喝成什么样,然后我还要去挤地铁,带着个花篮招摇过市实在不符合我的性格。

    于?#27973;?#30528;总监去取车,我转身进了旁边的地铁站。

    下午三点多,地铁站里乘客稀少。我轻车熟路地来到安检处,四下环顾后,走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面前。

    于是,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。

    现在想想,?#19994;笔?#20063;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我完全有更简单的办法,比如随便送给路人?#31069;?#36825;里是治安最好的首都,不至于没人敢收。或者我随便放到哪个台子上,保洁阿姨也会捡走。但我没有,我那天下午的行为绝对可以用鬼使神差来形容。

    男孩的脸很干净。浓密的睫毛下躲着一双好看的眼睛。听见我说话,他看向?#25671;?#26377;那么一瞬间我的心微微一滞,他的眼神和花篮里那些含情脉脉的花儿一样好看啊!

    “你有没有女朋友?”见他?#29615;?#24212;,我又问了一遍,声音也更大了一些。

    blJvMmhwaDVBcUsyd1JiTVJucTgydE1yOXp1UEZscHcvbjZNenBON0RtbldKTll5L05JblNBPT0.jpg

    可他还是?#29615;?#24212;,一脸愕然地看着我,?#36335;?#22312;看一个神经病。而他身边的同事,已经有人笑出声了。

    “有什?#26149;?#31505;的!”我暗自腹诽,然后不?#20154;?#21453;应,径直把花?#24230;?#21040;他手里。

    “送给你,你爱送谁就送谁吧,不谢!”我尽量表现出不屑一顾,扔下一句话?#22270;?#21254;?#19994;?#36208;了。

    我敢肯定,那些人一定把?#19994;?#33457;痴了。“开什么玩笑?我这‘百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’的花蝴蝶什?#35789;?#38754;没见过?怎么会拜倒在一张只是稍微有点好看的皮囊下?

    后来,我从那个地铁站经过时,经常能看见那个男孩?#21360;?/p>

    他还是那么干净,白衬衫干净,笑容也干净。在确定我不是骚扰他之后,每次碰面,他都会跟我露出他那干净的笑容。

    而我则是急匆?#19994;馗下罰?#20026;自己能在这座城市占有一席之地而拼命地奔波着。偶尔脚步慢些,我们也会攀谈几句,不过也只是问好、问天气、?#20351;?#20316;……他嘱咐我慢走,我回复他不送。

    有一天,我光着脚走进地铁站。我为刚签了一个大单而高兴的忘乎所以,竟然穿着极不相称的高跟鞋跳起来,腾空、落地的功夫,鞋跟断了。

    “猪!猪!领?#23478;?#26159;猪!运动鞋就不能见客户吗?是谁发明这可怕的鬼东西?完全是对女性的虐待!”脚腕上传来阵阵痛感,我懊恼地拎着鞋子走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。

    过安检的时候,又看见了他,我没来由的一阵心酸。接着我被拉到了休息室,他让?#19994;?#30528;。

    半小时以后,他气喘吁吁地跑回来,蹲到地上帮我把一双耐克的运动鞋穿好。

    “起来走走,看脚还疼不疼!”

    我听话照做,“还好,能走。”我说。第一次被陌生人温柔?#28304;业?#30528;头,眼睛有点发涨。

    我问他要单据,他说?#25381;茫?#23601;当还我的花篮钱。我说不给我我就不走了,他只好拿出来。

    “八百多,太贵了!”我惊讶着嚷出来。

    “怪不得你鞋跟会断,鞋子穿在脚上,一定要舒服,不能图便宜。脚舒服了,心里才会舒服。”他低眉敛?#20426;?#23059;娓道来。

    “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。”我从钱包里拿出九百块钱塞给他,“你挺有眼光!我很喜欢!谢谢你,我走了。”我拍拍他的肩膀准备走人。

    “用不了这么多!”他递回一张给?#25671;?/p>

    “不能让你?#30528;?#19968;趟,就这样吧,拜拜!”说话间我已经打开了休息室的门。

    “那我请你吃饭吧!”他高声冲我说道。

    “?#25381;茫?#21035;婆?#24597;?#22920;的了,快收着吧。”我隔着休息室的门冲他喊道。

    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被他温柔的眼光包围着,忘记了脚腕的疼痛。

    不过这种心情,怎么形容呢?就像花朵对微风眷顾的感激,青草对春雨滋润的留恋。但花朵和青草不能因为感激和留恋就随风雨而去,因为离开枝头和土地就意味着枯萎。

    拼搏的日子被我磨得平淡如水,我也并不想让平静的日子再起什么波澜。走过地铁站时我还会跟他打招呼,我们比以前熟络一些,但也只是熟络而已。

    春事了无痕,转眼又到了惆怅的夏天。假如忍受不了生活的磨难、事业的坎坷,假如虚度了冬天和春天,夏天会使人无法感知今后的风雨飘摇。

    所以,任?#25105;?#20010;季节都不能使我松?#31119;?#25105;依旧脚步匆?#25671;?/p>

    一天上午,正准备要去见一个大客户的我,突然被地铁站的安检处扣住。他们说我的背包里有违禁品,要带我去检查。

    真是莫名其妙,我能带什?#27425;?#31105;品?我心里着?#20445;置?#26377;办法,只能用眼睛到处搜寻他。可就是这样怪,想找他时偏偏找不到。我想?#20351;?#20316;人?#20445;?#21364;想起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  我认命的跟在那个女工作人员的后面,想着检查一下耽误不了多久。

    我被领进一间办公室,对方告诉我耐心等待。

    十?#31181;?#20197;后我着急了,想推门出去,才发现自己被锁在里面。我开?#24049;?#24597;起来,正考虑报警,门突然被打开,他走了进来。

    “抱?#31119;?#25105;不知道她们会把你锁在里面。”他一脸歉意。

    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?”我有点激动,“说我包里有违禁品,我刚才检查了,哪有什?#27425;?#31105;品?”我越说越激动。

    他不说话,倒是一直看着我笑。这让我更生气。我光顾着生气,都没注意到他一直背过去的双手。

    突然,他从身后拿出一个花篮来,微笑地看着?#25671;?/p>

    “你们到底在搞什么?我还有事呢!”我看看手机,强?#22871;?#19981;?#22836;?#30475;他一眼,“诶,这花篮怎么这么眼熟?”

    “看出来了?”

    “看出?#35789;?#20040;了?”

    “这就是你之前送我的花篮!”

    “开什么玩笑,都一年了,早烂没了。”

    “烂没了可以再买个一模一样的呀?”

    “你到底要做什么呀?我真有事呢”我急着说道。

    “美女,你有男朋友吗?”他把花篮捧到我跟前,温柔地问?#25671;?/p>

    我有点蒙,又好像明白起来。

    “没有。”我?#28304;?#29609;味的看着他,这下我反而不急了。

    “那让我做你男朋友,好不好?”他虔诚的看着我,?#36335;?#37027;一刻我就是他的信仰。

    “不好!”我停顿了半?#31181;櫻?#26025;钉截铁地说。

    我看见他的眼神一瞬间暗了一下,接着?#33268;?#24930;?#25351;?#20102;正常,“?#36824;?#31995;,来日方长。”他说。

    “你就不能换个办法?”我走近,突?#28784;?#25331;?#20197;?#20182;的肩上。他吃痛,定定地看着?#25671;?/p>

    “好蠢!”我说完拎起背包,抬腿向门口走去。

    “你一直不理我,冷冰冰一张脸,我只能出此下策。”他转身冲我喊道。

    我嘴巴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,头也不回地出去了,留下他一个人兀自在办公室里发呆。一?#31181;又?#21518;,我又像想起了什么。我返回去,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花篮。

    “我不喜欢花,下次记得带我去吃好吃的!”我说完不?#20154;?#21453;应,又一次走出去。我背对着他,比刚才笑得更欢乐了。

    我极不方便地带着好看的花篮去见客户,就像一年前我带着花篮走进地铁里一样,这?#27973;?#19981;符合我的性格,可是,这一路我竟然走的无比从容、心花怒放。

    忙完工作,返回的路上,我突然恍惚起来,?#36335;?#36825;一年不曾经历过。我穿越到了一年前,刚做完活动,我正准备抱着花篮回?#25671;?#20294;下一刻我又清楚地意识到,这一年确实存在于我的生命里,它让我的生命不再忍受一个人的孤寂,也让我此刻多了一个触手可及的温暖。

    在这宿命?#21482;?#30340;一年里,我收获的太多。



     

      本文标题:假如虚度了冬天和春天,夏天会使人感到无知的风雨飘摇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hdejk.icu/article/64503.html

      拳皇98ol魅不知火舞是什么魂